千袅y

【谭赵】快到怀里来

【04.10 关键词入君怀】
@楼诚深夜60分 
【谭赵】
谭总最近很头疼。
赵启平最近疯狂迷恋上了一种巧克力,M&M's,成天在家里人来疯。
“老谭老谭!今天我抽奖,中了一瓶M&M's,带花生仁的!”赵启平拿着一瓶包装奇异的M&M's冲了过来,眼睛里亮闪闪的。
“......”谭总今天头更疼了。
赵启平扔了一颗巧克力到嘴里,嚼得刚蹦嘎蹦响。
男友天天嚼巧克力豆而导致性冷淡怎么办?在线等挺急的。
************
其实这瓶巧克力不是赵启平抽奖得的,今天在下班的路上,遇到一个自称荣石的貂毛精送的。
其实我真的不想要,可奈何这只貂毛精长得太像老谭了,克制不住美色诱惑啊……赵启平是这样想的。
“不行,这个理由太丢人了,绝对不能告诉老谭。”
事实告诉我们,妈妈告诉我们不能吃陌生人的东西是对的。
次日早晨,赵启平醒的挺早,用手揉了揉眼睛......
......等等!这小短手是谁的!?手可是本大爷吃饭的东西!还有这身黄皮是什么鬼?!等等这是啥?好眼熟......
谭宗明被一只小短手打醒,入眼是一片金黄色。
“老谭!我变成M&M's巧克力豆了!还带花生仁的......”
谭总表示一定是我今天起床的方式不对……
*********
谭宗明想,正应该是他只一辈子第一次和一个巧克力豆大眼瞪小眼。
“老谭你别看了,巧克力要化了……”赵启平被盯得心虚,连忙转移话题。
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谭宗明盯着站在桌子上的巧克力豆,问到。
“可能是我最近M&M's吃太多,老天爷怕我破坏生态平衡,让我变个巧克力豆体验一下民生疾苦?”黄黄的巧克力豆抱着自己的肚子,歪着头问。
......脑仁儿疼......这是谭宗明唯一的内心感受......
***********
赵启平个人觉得变个巧克力豆也没什么,就是不能吃M&M's了而已,但谭总的火很大。
亲一下糖衣就要化,摸两把巧克力就要融了,睡觉只能和一个巧克力豆大眼瞪小眼......这特么是什么日子!
赵启平一脸无辜:“老谭这也不能怪我啊,这糖衣要化谁也没有办法吗不是。”赵启平一边说,还一边把屁股上蹭掉的糖片黏回去。
“赵医生您不能想办法变回去吗?”谭宗明黑着脸问。
“我也没办法啊,”赵启平拍拍黏好的糖片,“这已经超过我的专业范围了,要不我这几天狂吃鱿鱼丝?说不定老天爷一可怜我就让我瘦成闪电了。”
......你还是就当巧克力豆吧……
***********
赵启平一个人在家看电视,突然门铃响了。
“老谭你是不是忘带什么东西了……我K!怎么是你!”巧克力豆.赵艰难地打开门后就看到了那张酷似谭宗明的脸。
“先生,很抱歉因为我的失误,让您变成了巧克力豆,现在我将告诉您变回原状的咒语:快到碗里来。您需回答:你才到碗里去。感谢你的配合,我为给您带来的不便表示抱歉。”貂毛精拿出小本本,一本正经的念道,然后化为一缕青烟,消失在了赵启平眼前。
金黄色的赵启平的脸上表情也很精彩。
***********
“快到碗里来……”谭宗明一脸黑线。
“你才到碗里去!”小赵医生说得一脸理直气壮。
“Biaji”一声,小赵医生变回了原状,嗯......光溜溜的......
“快到怀里来……”谭宗明笑。
“去死!......你干嘛?我警告你不要过来啊!......谭宗明你个流氓!”
你才到怀里去。

【楼诚】骨生吻

@楼诚深夜60分 
【04.08 关键词 虔诚的吻】
【楼诚】 (小方打酱油......)
这是明家只剩下两个人的第一年。
大姐明镜故去,小弟明台远赴北平,隐姓埋名,音讯全无,阿香找了好婆家,离开了明家,偌大的一个明公馆,也就剩了明楼明诚两个人。
明镜的死亡,日本军方半真半假的惋惜,上面为了迎合日本人,给了明楼一个月的假期,半是补偿,半是收买人心。
既然有了一个不短的假期,明楼也打算好好放松一下,可现在的问题很麻烦。
自从明镜离开后,明诚与明楼亲近的次数越来越少,可能是出于对大姐的愧疚吧,明楼对明诚一旦过于亲近,便会推三阻四,最近已经经常晚上彻夜不归。
就好像只有明楼一个人。
明楼不知道,大姐与他谈话的那一晚,那一句“明家的血脉都要断了”对明诚的打击有多大。以前还可以用明台来安慰自己,现在明台隐姓埋名,可以说几乎不会再与明家有任何瓜葛,明诚现在已经骗不了自己。
无论如何,他也要完成大姐的这个愿望。
明诚找到了哪位在咖啡馆和明楼聊天的法国姑娘,那姑娘似乎对明楼也有几份情愫。可才提了一下,明诚被明楼罚进小祠堂跪了一宿。第二天一早,明楼看见明诚肿起的膝盖和惨白的脸,难受得几乎落泪。明诚却对明楼笑笑说,“大哥,找时间和苏珊小姐见一面吧,上一次你们不是聊的很开心吗?反正最近休假......”
“阿诚,”明诚还没有说完,就被明楼打断,“我定了去北平的火车票,你不是想去看孟韦吗,这次正好有时间,剩下的回来再说吧。”
“.....好吧,去看看见锋和孟韦,他们现在也很难。”明诚垂下眼帘,长长的睫毛像小刷子一样铺在眼前,明楼看不见他的眼睛。
“阿诚,今晚你有空.....”明楼沉凝了一会,还是开口了。
“大哥我得去一下西松港,那里有一批货要打点一下。”明诚整理了一下衣服,准备出门。“抱歉大哥,我明早就直接去工作了,就不回家了。”
“......围巾带上,外面天凉......”
明诚出了明公馆,颓然地靠在墙上,沿着墙一点点滑倒地上,咬住自己的手背不发出一点声音。
“对不起......”夜里,不知是谁低低呢喃着......
************
火车轰鸣,明楼和明诚踏上了去北平的路。
明诚昨晚又找借口搪塞了明楼,一宿没睡,现在在火车上睡得正香。一半是真的困了吧,更多的,应该是不愿独自面对明楼。
明楼只能苦笑,把大衣披在明诚身上,一吻轻盈地落在明诚的眼睑上,虔诚又感伤。
好梦,阿诚......
************
那个时代的中国,哪里不是举步维艰?不过见到自己的表弟孟韦还好,明诚长长的舒了一口气。
“阿诚哥,明楼哥,房间收好了,早点休息。”方孟韦抱着换下的床单,冲明楼明诚暖暖一笑,就像白月光。
这是明诚最羡慕方孟韦的一点,无论什么时候,眼睛里都闪着光。
“好,你也早些休息。”明诚也抱以一笑。
明楼和明诚走进了一个房间,明诚心如擂鼓。还是躲不过吗?
待明诚走进房间后,明楼猛的将那人按在了门板上,捧起那张脸,虔诚地吻了上去。
“大、大哥.......”
“阿诚......”明楼用额头抵住他的额头,说到,“我不敢许什么来生,我这样的人,也许上帝也不会给我什么来生,我就只希望这一辈子,爱你一辈子。”
“大哥......”夜深了,也不知谁的泪打湿了谁的眼......

【蔺靖】佳人成双

@楼诚深夜60分 
【04.07 关键词 烽火与流星】

这是一个很老的故事了。
传说中的周朝,一个叫褒姒的大美人,一个荒淫无度的周幽王,一个人们讲了几百年的烽火戏诸侯的故事。
“这些诸侯不解风情啊。”蔺晨侧躺在桌案旁边,翻着不知从哪里翻出来的古籍,一边念念叨叨。“自古那么多人一掷千金只为博美人一笑,周幽王只是比较清新脱俗而已。”
萧景琰正在批今天早朝的折子,听到这话,不禁笑骂道:“有时间评判周幽王和褒姒,不如帮我看看今天的折子,我现在一个头两个大。”
蔺晨突然翻身坐好,正襟危坐问到:“皇帝陛下,你愿意为了博你亲爱的夫君一笑来烽火戏诸侯吗?”
“不会。”萧景琰头都没有抬。
“为什么?”蔺晨笑的一脸没心没肺。
“你不会。”我知道,你永远不会让我做那样的事。
“这么冷漠啊……”蔺晨笑得更加没心没肺了。
萧景琰冷冷地甩了个白眼过去,说:“你闲的很啊,还不帮忙。”
“得嘞。”蔺晨执笔开始翻看折子。
月上柳梢,折子也终于批完了。
蔺晨甩了甩腕子,对萧景琰说:“不愿意为你亲爱的夫君烽火戏诸侯,好歹陪你亲爱的夫君赏个月呗?”
萧景琰推开雕花窗格子,如水夜色中,漫天柔和的橘红色火光,一盏盏孔明灯闪烁着柔和的微茫。
“这是......”萧景琰瞪大了眼睛。
“流星啊!”蔺晨从身后抱住了他,“上次在琅琊山错过了,不是一直很遗憾吗,现在补给你,喜欢吗?”
“蔺晨......”
“生日快乐,景琰......”
纵无烽火戏群雄,半扇天穹,流星过空。
夜凉如水,佳人成双。